詳情《第十七期》

發布日期:2016-10-01

國樂在路上——二胡在日本

 \  

    在日本,從沒有人聽說過二胡這件樂器、沒有教材、沒有學生,到如今的愛好者眾多和名家滿座。這背后凝聚著眾多二胡文化推動者們的努力和汗水,他們是海外傳播民族優秀文化的一股強大力量。同時也離不開眾多海外二胡愛好者,他們的喜愛甚至熱愛讓這件中國樂器的魅力更加耀眼。正如著名二胡演奏家、中國二胡學會副會長朱昌耀所說的:“更多的外國人來學習二胡,而且學得好,甚至能夠跟我們國內的學生、演奏者相媲美,我覺得這個是我們走向世界的一個很重要的標志。”


 
一支中國民族樂隊在日本帶火了二胡?


    2001年,“女子十二樂坊”在北京成立;


    2002年,“女子十二樂坊”亮相春晚舞臺,走進大眾的視野。


    2003年,這支由12位中國姑娘組成的樂隊——女子十二樂坊,在日本迅速走紅。首張專輯發行首日售出10000張,兩個月內突破100萬大關;2004年第二張專輯的發行刷新了銷售紀錄:在日本上市首日銷量第一、上市第一周銷量第一。僅在2004年,該樂團在日本二十多個城市舉行了30多場演出,在日本創下了中國民樂的奇跡。

\

    據原女子十二樂坊成員、中國國家一級二胡演奏家霍曉君回憶,“當時女子十二樂坊的粉絲太多了,在銀座差不多每十分鐘就會放一次廣告,特別有人氣,可能最有人氣的就是在日本了。”


    而“女子十二樂坊”在日本的火爆,也帶火了一件中國傳統民族樂器——二胡。


     為此,我們專門采訪了幾位日本的二胡愛好者,問及他們為什么喜歡二胡?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轍——首先被二胡的聲音吸引。“第一次聽到二胡的時候大概是女子十二樂坊,當時就覺得二胡是很有趣的樂器,之后就在日本的電視劇中經常聽到二胡的聲音,所以就變得非常感興趣。”“我是十五年前從電視上知道二胡這件樂器的,因為它的音色像女士一樣好聽,如同歌聲一般”“我第一次聽到二胡的時候從心底感動到了,就一直就想學習”……


二胡“大火”離不開背后的推動者


    然而,二胡在日本得到廣泛關注,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除了一批演奏家在日本演出的影響力之外,背后還有一批推動者,為二胡在日本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

    上世紀80年代,在中國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赴美赴日留學潮,日本二胡振興會會長、中國音樂學院客座教授武樂群,就是在那個年代來日本留學的。當他來到日本后,發現在日本根本沒有二胡這個樂器,而且幾乎很少有人知道二胡這件樂器。為什么沒有二胡呢?帶著這個疑問,這位本身來日本學習美術專業的留學生開始了他在日本的二胡推廣之路。


    九十年代,武樂群開始參照自己以前學習的練習曲,用五線譜編寫了包括日本民謠《故鄉》《海濱之歌》等在內的二胡練習曲。就這樣,他在日本出版了第一本二胡教材,這本教材在日本再版了30多次。此后,武樂群開始在日本演出、教學、出版二胡作品。


    同是那個時期的留學生劉福君(現任日本二胡振興會副會長、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胡琴專業委員會理事),于1990年來到了日本,二胡專業出身的他一邊求學,一邊打工,在業余時間經常去做一些推廣二胡文化的事情。劉福君回憶說:“我們開始都是義演的,說起這個我做了很多,我們熊本縣的老人院,我基本都去過。讓日本人欣賞到這個樂器,我們介紹樂器、介紹中國的曲子,就是一點兒一點兒讓大家對二胡有所了解,所謂的對二胡了解就是大家知道我——有個叫劉福君的留學生,拉二胡拉得很好。”

\

    畢業以后的劉福君,在日本九州繼續艱難地開拓著二胡的推廣事業。他自己開辦音樂教室,用了三四年的時間,把整個九州各個縣,都跑了個遍,最開始的時候,只有一兩個學生,而且要驅車三四個小時去教他們,但他都堅持下來了。


背后的推動者們并不孤單


    上世紀90年代開始,中國二胡演奏家開始在日本活躍起來,日本的百姓越來越多的接觸到了二胡這件樂器。中國國家一級演員朱昌耀,是較早來到日本演出的二胡演奏家,他對日本的傳統樂器文化也比較熟悉。“拉弦這塊是缺的,它們有一個叫cucol(音),就是胡弓,一種拉弦樂器,但是那個拉弦樂器的音樂表現力,要比我們中國的二胡要差很多。”朱昌耀介紹到。


    到了二十世紀初,女子十二樂坊在日本的出道,更是讓二胡風靡日本。隨著文化交流的頻繁,2005年,武樂群成立了日本二胡振興協會,開始創辦二胡音樂會,邀請中國著名二胡演奏家來日本演出。而此時,劉福君的學生也由一兩個變成了200多位。


    演奏家們精彩的演奏,讓日本聽眾感受到了二胡音樂的魅力。除此之外,二胡在日本可以被廣泛接受,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第一個就是它的節奏比較慢、音域比較低,音色、表現力等都比較適合日本人的心態。第二個就是因為都是亞洲文化,欣賞音樂的習慣差不多。第三個則是因為二胡悠揚舒緩的音樂可以讓人放松心情,釋放年輕人在社會角色中的壓力。


    其實,與此同時,二胡也吸引了大量老年人的喜愛。霍曉君老師有一個88歲左右的學生,每次來上課的時候,一手拄著拐杖,另一只手推著一個買菜用的手推車,上面放著二胡,她是從心底里喜歡二胡。劉福君老師也有一位年紀很大的學生,有96歲高齡,已經學習了六年二胡,雖然拉得不是太好,但非常努力,每天一個人要練好長時間。這些執著的老人令人欽佩、令人感動,二胡或許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同時他們也認為拉二胡是對健康有益的,可以鍛煉腦子和手指的靈活度。


    對于二胡在日本的興盛,朱昌耀認為:一方面是中國的二胡演奏家來到日本以后對二胡的傳承,這個功不可沒,另一方面是熱愛二胡的民眾,他們通過對二胡的了解逐漸喜愛二胡。據說,目前在日本學習二胡、喜歡二胡,或者能稍微拉一點的,估計達到20萬左右的人口了。


中國知名賽事走進日本


    2019年7月,中國知名的民樂比賽——“敦煌杯”二胡大賽首次走進了日本,二胡振興協會作為主辦方之一,已經65歲的會長武樂群又開始了忙碌。他認為,雖然做這些活動都是沒有收入的,有時候可能還要賠錢,但是這是一種命運的驅使,讓他覺得應該做下去。

\

    “20多年前手畫教材的時候,是覺得作為一種玩,但是20年后,我倒覺得在潛意識里,二胡已經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你的使命,是你的一種義務。”


    7月24-26日,由中國樂器協會、上海民族樂器一廠、北京華夏璇音藝術傳播中心、NPO日本二胡振興會、“敦煌杯”中國民族器樂比賽組委會聯合主辦的“敦煌杯”全日本二胡大賽于在日本東京順利舉辦。此次“敦煌杯”大賽是目前在日本舉辦的面向日本本土選手,涉及范圍最廣,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專業二胡賽事,從中也可以看出二胡在當今日本發展的一個縮影。

\

    比賽特聘了來自中國本土和旅居日本多年的二胡演奏家與日本知名音樂家組成專家組,進行了權威客觀的評審。比賽包括獨奏、重奏兩個競賽單元和“敦煌杯·二胡緣”音樂會兩部分。選手北至北海道、南至九州島,有中小學生,律師、醫生等職業的愛好者,也有考入中國專業音樂學院的留學生、嗶哩嗶哩網站知名動漫音樂博主,可謂臥虎藏龍。選手年齡跨度更是令人驚嘆——最小的只有八歲,最年長的已近八十。


    選手中,一位14歲的小女孩大田円奈告訴我們,她第一次遇到二胡是5歲,當她看到母親朋友的女兒拉二胡的姿態時,就覺得“好帥啊!”,就對二胡產生了興趣。于是7歲便開始學習二胡,這一學就是7年。


    還有一位殘疾人選手令人印象深刻,身體原因她只能坐在輪椅上,但她對二胡的熱愛也讓她獲得了正能量。她喜歡二胡的原因,除了二胡的音色,還因為能坐著演奏,在拉二胡的過程中能帶給她環游世界的心情。她認為二胡是一種能立即把多種多樣的感情表現出來的樂器,她說:“歡快的、悲傷的、鼓舞人心的甚至能有種在運動的感覺,根本不會膩!”


 
    在未來,二胡這件中國傳統樂器,在與日本文化的碰撞下,又會發展出怎樣的文化內容呢?涓涓細流,終成江河,期待二胡藝術在世界舞臺呈現更多精彩。

新聞中心| 關于我們| 經銷商網點| 消費者維權| | 設計制作:魔方設計
聯系我們 上海市閔行區聯明路400號 TEL:021-54867570 FAX:021-54865771
滬ICP備14009875號-1
Copyright © 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滬公網安備 31011202005791號

在线精品微拍